/ 幣東專欄

中國中央銀行發表穩定幣意見政策

美中經濟戰如火如荼,似乎也開始延燒至人民幣在國際金融殖民上與美元的競爭策略應對。

10月9號,中國金融中央主管機關中國人民銀行的全國性金融政策指導類刊物〈中國金融〉第19期當中,刊載《簡析數字穩定代幣》一文,發表對穩定幣(掛勾等比單位主權貨幣之加密貨幣)的官方觀點以及應對原則指導。作者顯示為王華慶、李良松。

文章就發行使用穩定幣影響,及與掛勾強勢主權貨幣的加密貨幣(美元穩定幣)在國際資本殖民上的競爭給出意見,並在最後裁示其政策指導方針 『必須即時觀察掛勾美元的穩定幣發展:以此 1.適時制定政策應對預案 2.持續禁止中國境內加密貨幣交易 3.並且加強對加密貨幣發行相關的可行性研究』。

人行分析意見:發行穩定幣三個主要影響

官方開頭即表明當前立場,敘述加密貨幣現今的管制制度與技術風險、穩定幣由於兌換法定貨幣機構仍是中心化,及如果採用金融交易將完全依賴穩定幣系統,將對現行體制的貨幣收放與控制權產生影響。直述當前對美元穩定幣的看法立場,發表三種視角的意見:

多數國家中央銀行都會壟斷貨幣發行權,如果與美元掛鉤的穩定幣獲得成功,將會出現類似於過去商業銀行發行的銀行券競爭,如果讓不同種類的穩定幣大量發行,將使得中央銀行制度變得不完整。

1. 資本市場的結構變動預測

發行穩定幣將使傳統金融業務發生根本性變化,逐漸侵蝕現有金融中介機構的業務,最終穩定幣發行機構有可能完全替代金融中介機構發揮作用。並且將影響貨幣層次劃分和金融中介職能,使得目前的貨幣政策框架很難發揮作用。

2. 國家權力影響性意見

穩定幣去中介化,並沒有去中心化,央行依然存在。如果穩定幣規模做大,央行的角色將很尷尬,央行發行的貨幣被作為穩定幣的發行保證,而不進入流通,央行在支付結算體系和貨幣政策等方面的職能將難以發揮。
在官方信用本位貨幣和私人數位貨幣同時存在的情況下,央行將很難進行貨幣政策調控,實際上這也是政府權力的讓渡

3. 強勢貨幣掛勾穩定幣的國際影響預測

美元穩定幣的發展將會進一步增強美元在全球貨幣體系的主導地位,會擠占其他國際貨幣發揮作用的空間。美元穩定幣如在全球廣泛使用,則容易對經濟不穩定和通膨高漲國家的貨幣形成替代,形成事實上的美元化。而美元穩定幣的跨境使用,將使得用於控制資本流動的資本項目管理措施難以奏效,這些都會影響一國的金融主權。

中國特色的金融主權

然而有別於民主國家的操控透過資本滲透;人民銀行也直白地表露「槍桿子出政權」、以及其金融組織的被動從屬風格:

即使穩定幣獲得市場參與主體認可,也很難獲得各國貨幣當局的支持,如中國禁止數位貨幣在境內交易,自然也會禁止所謂的穩定幣,貨幣制度變革最終可能還是要透過央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形式來實現。

不過也因中國上層控制權決定性本質與金融體系較為鬆散的綑綁,使得比起資本主義制約根深蒂固、控制依賴金融請求權操控的民主國家動輒動搖國本韁繩,中國黨政軍權的統治性質在金融體系本質的換血上有著更絕對的結構優勢。

有趣的是,文章中也刻意地使用不適切的形容,暗示了主權貨幣操作的信任危機 - 亦或是分散式交易系統信仰者的烏托邦,終將藉由縱容替代者存在而實現:

數位貨幣去中心化,實際上是與央行的信用本位制進行競爭。如果加密貨幣真正發行流通並具備貨幣的所有職能,必然會影響各國央行信用本位幣發行,再次出現歷史上的劣幣和良幣之間的競爭,衝擊信用本位制度。

官方目前對於穩定幣的方針

雖然官媒表明穩定幣削弱的控制力道、與信任競爭風險,但考量美元穩定幣未來可能進一步帶來潛在資本殖民領土的快速侵蝕,最後中國政府給出了對目前穩定幣的態度原則:

如果美元穩定幣獲得市場廣泛認可,並確實能夠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進一步加強美元的壟斷地位,可能會影響人民幣的國際使用,屆時可考慮借鑒相關經驗,支持國內機構發行人民幣穩定幣,在一定範圍內推出試驗性質的央行法定數位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