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幣圈趨勢

Vitalik Buterin:絕對中心化或絕對去中心化都是難以生存的

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在TechCrunch的區塊鏈問答中談到了大量的相關話題。他在採訪中多次強調,每個人的需求不同,另外,在完全中心化或去中心化的世界中都是很難生存的。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難題

Buterin說:

2013年,GHash的算力達到了51%,當時所有人都嚇壞了。但當這種情況第二次發生的時候,大家就見怪不怪了。

的確,比特大陸掌握的比特幣算力已經很接近51%了。
除了51%攻擊以外,某些情況還可能造成中心化問題。Buterin提到了最近的四川洪水,當地的挖礦運作就深受這次的天災影響。

顯然,Buterin希望從設計上實現以太坊的去中心化。但他和社群想要的可能不一樣,他並不介意。

以太坊基金會始終嘗試成為一個去中心化的組織。

以太坊要想真正實現去中心化,需要解決的重大挑戰之一就是用戶驗證問題。生成公鑰和私鑰來管理自己的錢包是沒有問題的,發送以太坊就等於是簽署一筆交易,並沒有那麼複雜。

但是如果金鑰遺失了怎麼辦?密碼忘記了怎麼辦?Buterin說:

一旦所有使用者驗證方式都失敗了,那麼就很難達到主流普及。

我對「社交恢復」以及多重金鑰的方式很感興趣。

Buterin提到了微信的「社交恢復」系統。如果你的密碼遺失了,微信會要求你在通訊錄中選擇幾位好友驗證你的身份,還可以進行線下驗證。

如果所有的驗證方式都失敗了,我們就只能用Coinbase了,那就太無趣了。

他的這些話把話題導向了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我當然希望中心化的交易所永遠都不存在。

他認為某些加密貨幣在中心化的交易所上線需要花費1000萬到1500萬美元的上幣費,實在是太沒道理了。

在他看來,中心化的交易所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他們能夠擔任法幣和加密貨幣之間橋樑。

而法幣世界只有中心化的入口。

Buterin說,幣幣交易所還處於初期階段,但從用戶的角度來看已經存在明顯的優勢。舉個例子,你不用繼續在註冊或是登錄過程中浪費時間,還能發送資金到錢包,定義一個輸出位址。這樣交易所只會扮演輸入或輸出通道,在兩個位址之間轉移代幣。

發展區塊鏈需要妥協

Buterin還談到了私鏈以及其他基於以太坊的項目。

大部分項目都沒有走得太遠。有一些甚至根本不是去中心化的項目。

舉個例子,有些公司推出了7個節點,但所有節點都是被同一家公司控制的,因此並不是去中心化的。

公開網路中的電腦數量可能達到1.6萬台。

但Buterin再次強調,這也不能怪他們。

我能理解,在大多數產業都存在妥協的狀況。

有時候你需要承擔監管義務,因此你只能向中心化靠攏。

即使是Plasma鏈也只是做出了更好的妥協。你可以獲得中心化伺服器的效率,幾乎與中心化伺服器的代碼相同,但如果中心化伺服器最終失敗,則可以用公鏈作為替補。

Buterin還在採訪中取笑了比特幣無止境的分歧。問題就在於,很多人各自持有不同意見,但都認為自己是對的,那麼他們就應該採取行動讓事情順利推進,而不是止步不前。

以太坊基金會的Karl Floersch表示,Buterin是一個擅長妥協的人,而且在以太坊社群的文化上,他很有話語權。

社群的發展絕對取決於早期的成員。我們正在做的事就是宣傳正確的價值,吸引正確的人來到這裡,無論他們來自圈內還是圈外都是如此。

Harry

Harry

畢業於成功大學,目前全力關注台灣幣圈與區塊鏈發展,分享與撰寫相關相關資訊。 與我們聯絡:coineast.com@gmail.c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