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法令

加密產業需要的不是「沙盒」,而是「溫室」

前Coinbase顧問John Collins於Coindesk發表文章表示,「沙盒」並不能準確反映市場參與者的需求和期待,也不能準確反映政府在世界各地實施的政策法規。Collins認為「溫室」能更準確地代表了我期望中的試驗方式。也就是說,這是金融技術可以安全播種、哺育和控制的地方。原文翻譯如下:

我曾經發表過文章,認為金融創新的監管沙盒是一個有用的工具。我也認為加密貨幣和區塊鏈項目是這類型計畫的優秀候選項目。

考慮到這一點,我閱讀了紐約金融服務部門主管Maria Vullo最近一次演講的記錄。

她談到了金融服務領域內許多不同的主題(包括紐約州的BitLicense法規),演講主要是對目前行政、政策和整體監管世界觀的批判。這是一個很棒的演講,但極具爭議性,我希望大家可以去瞭解一下。

但是,有一段話引起了我的注意:

「有些人認為僅僅利用金融科技就可以不用遵守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為了管理風險和保護消費者而遵循的法規。我一直強烈反對這種觀點,因為這會讓自稱金融科技公司的公司在沒有監管機構或在所謂的沙盒中從事監管套利活動。」

她繼續說:「沙盒是小孩子玩耍的地方。如果成年人要從事銀行業務,就必須遵守法規,這代表你正在接受負責任的監管以保護顧客。」

我並不反對Vullo的整體態度,金融服務業需受到高度監管,且金融服務公司承擔的責任應該高於一般公司。

我不贊同的部分就是把所謂的「沙盒」當作無人管理的金融服務產品試驗之地,把希望探索金融技術的公司看成「正在學走路的小孩子」。這些公司都已經能夠跑跳了,他們並不是剛學走路的小孩子。

她對「沙盒」的描述聽起來更像是流沙。這很危險。沙盒並不能準確反映市場參與者的需求和期待,也不能準確反映政府在世界各地實施的政策法規。

需要的是「溫室」,而非「沙盒」

我覺得「沙盒」這個概念很糟糕。它加深了Vullo演講中描繪的情況,而且在討論金融服務時缺乏的所需嚴肅性。

我從Rob Morgan和我在美國銀行家協會的前同事那借用了「溫室」這個詞。我認為「溫室」這個詞可以更準確地代表了我期望中的實驗方式。也就是說,「溫室」是金融技術解決方案可以安全播種、哺育和控制的地方。

那些發展到具有一定潛力的項目將會轉移到現實世界。那些失敗的項目會被新的種子代替、填補。雜草也會被除掉。

這些「溫室」的目的是緩解創新和技術之間的緊張關係。由於創新技術已經對無監管產業的造成破壞,現在已經轉向了受監管的產業。

測試對於發展良好的技術來說是必需的。禁止測試會阻礙創新,增加技術發展不良的可能性,並將創新者推向灰色地帶,這會這些創新不透明化,讓監管機構的法令難以執行。

在這個模式下,監管機構接受申請,允許企業營運,並在營運開始後檢查合法性。

幾個月前,英國金融行為管理局發佈了一份報告,詳細介紹了過去幾年來的經驗教訓。一些項目的實施和執行存在一些明顯問題。

然而,實驗促進了監管機構和產業之間的雙向對話,讓政府部門的政策更容易被產業遵守和理解,並幫助公司降低合法性成本或快速擺脫可能無效的想法,避免浪費時間和寶貴的投資資金。

但以上這些都是應該盡快推動的,不管我們稱呼為「沙盒」或是「溫室」。

台灣現況

日前幣東曾報導,由立委余宛如發起的「別等沙盒,好了就上—區塊鏈金融發展」公聽會,目標是為虛擬貨幣、交易所與ICO等區塊鏈金融新創產業發聲。

因應區塊鏈與相關新興金融領域處於發展階段,但政府沒有明確方向與態度,以現有環境而言,對於新創企業難以理解,無法有相應的法規可遵循。下一步是「沙盒」?或是「溫室」?或許是我們該思考的。

Harry

Harry

畢業於成功大學,目前全力關注台灣幣圈與區塊鏈發展,分享與撰寫相關相關資訊。 與我們聯絡:coineast.com@gmail.com

Read More